众彩网|官网

我和那家俱乐部老板有些交情带你们进去还是可

‘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,你们又怎知道我的能耐?’
 
    不过他也懒得反驳,一群自以为是的亲戚罢了。
 
    他家从小就没受过陈家的助力,当年陈氏集团被他二伯搞垮的时候,还是锦绣拉了陈氏集团一把,而后来锦绣崩塌时,陈家也只是假惺惺的安慰几句罢了,一点都没出过实际帮助。
 
    在陈凡心中,这偌大陈家,也只有爷爷对他们一家心疼关爱。
 
    ‘爷爷当时去世的太早,没过两年就检查出癌症晚期,否则也不会有后面那些事。’看着坐在首位,表面精神抖擞,但实际比之前清瘦多的老爷子,陈凡心中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有老爷子在,陈家还能维持住,但老爷子一倒下,陈谦行无人约束,肆无忌惮的在集团里捞钱,很快就搞垮了陈氏集团,甚至最后还牵连到了陈政行。
 
    ‘不过我这一世既然重生回来,自然不会看着您这样遗憾离世。’陈凡心中道。
 
    癌症晚期又算什么?这在地球是不治之症。
 
    但在修仙界,随手一枚培元丹就能治好。
 
    ‘可惜炼制培元丹的药材我暂时还凑不齐,’陈凡微微皱眉。‘得找个机会把精气丸和灵气水送给老爷子,有这两样,至少把他的病情能延缓四五年,那时我必能找到真正的治疗方法。’
 
    陈凡想着时,却不知道陈怀安心中也在惊疑。
 
    别人以为陈凡口出大话,只有他隐约能感觉,自己这个孙子并非在吹牛,陈凡说话时眼中流露出的那股傲然和自信,绝非虚假。
 
    ‘可是,他这股底气从何而来呢?’陈怀安怎么想,都想不明白。
 
    由于老爷子突然沉默,这顿饭匆匆就结束了。
 
    吃完饭,陈恪行看了眼陈凡,犹豫许久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摇头离去。
 
    心中对这个儿子失望之极,本以为他去楚州半年有所改正,没想到还是原来那副模样。
 
    只有王晓云暗中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爸是老古板,别听他的。儿子你刚才说的那些话,超解气!我早就想说了。一群混日子的官僚,也好意思对你爸说三道四。”
 
    陈凡哭笑不得。
 
    这才是自己老妈的性格,爱恨分明。
 
    她当年敢为了爱情一怒反出燕京王家,又怎么是忍气吞声的人呢?
 
    “去我之前说的马场玩吧。”
 
    诸多长辈走后,大家商量晚上去哪玩,小堂弟又跳出来。
 
    “鼎湖区那边新开了家马术俱乐部,据说是英国一位回来的美女老板创建的,投资上亿,占地面积很大呢。”
 
    小堂弟是四叔家的小孩,人虽然不大,但精灵古怪。
 
    “那个马术俱乐部我也听说过,老板曾在英国伦敦最著名的温布利敦马术中心求学,据说她回国开马场,还请了一位得过奥运盛装马步铜牌的教练。”大姑家的女儿先是兴奋,然后忽的愁眉苦脸道:
 
    “不过它是会员制的,会员发放很严格,要求三个老会员担保,并且还要通过老板审核,我们怎么去啊。”
 
    “这怕什么,陈安大哥和小宁姐都是马术爱好者,会没有那俱乐部会员?”
 
    陈旭满不在乎道。
 
    众人用希冀的目光看向陈安。
 
    正常情况下,凭他们是绝对进不去这种贵族式的俱乐部的。
 
    果然陈安点点头道:“我和那家俱乐部老板有些交情,带你们进去还是可以的。”
 
    “陈安大哥万岁!”
 
    众多少年少女跳起来欢呼。
 
    连安雅都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她在中海忙于工作学习,好久没有放松了。陈凡本不想去,但见安姐姐意动,就改了主意。
 
    ‘我确实有很久没有陪她出去玩了。’陈凡心中感叹。
 
    ......
 
    金陵市,紫韵马术俱乐部。
 
    众人到的时候,陈安出示会员卡,就有一位穿着黑色套裙丝袜,容貌精致的女经理出来,将大家引入俱乐部,一边走,一边介绍道:
 
    “我们俱乐部骑马是按照鞍时计费的,每一鞍时是5000元。如果要挑选更高级的纯种马,或教练教学,则另外计费。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