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彩网|官网

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陈宁就是大伯的女儿

 
    陈凡的爷爷陈怀安自从金陵市领导位置退下来后,就一直住在这里养花弄草,含饴逗孙。而子女们也都很争气,除了三儿子跑到江北一个不知名小县城外,其他的几个儿子女儿都在金陵市的政府和企业中身居要位。
 
    陈家在江南省虽然算不得大家族,也没出过什么省部级高官,但在金陵可以说是根基很深。方方面面都有广阔的人脉。不止陈怀安,他的几个兄弟也开枝散叶,以他为首,凝聚出了一个不容小觑的‘金陵陈家’。
 
    这天,陈怀安早早的就站在别墅前,看着远处。
 
    他那个倔强的三儿子终于要回来了。
 
    想到陈恪行,陈怀安就叹了口气,这是他最疼爱的儿子,自小就才气非凡,在80年代考上了华清大学,成为了整个陈家的骄傲。但偏偏性格极犟,一身文人傲骨。否则也不会和王家闹僵,负气跑到了江北的小县城,一步步从头开始,想证明给王家看。
 
    “爷爷,三叔他们还不知什么时候到呢,您回客厅内歇息吧。”旁边一个气质淡雅,容貌俊俏的女孩劝道。
 
    “不碍事,不碍事,我这老胳膊老腿,天天打太极拳,站一会没什么事。”陈怀安挥挥手。“好久没看到小凡和小雅了,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,是不是个头又长高了?”
 
    老人絮絮叨叨,年龄越大,也就变得爱念叨。
 
    陈宁陪在一旁,带着微笑听着老人自言自语。
 
    她和安雅算是好闺蜜,毕竟两人年龄差不多,都上大四,并且学的也都是经济管理和金融,有很多共同语言。同时两人都算才貌双全,自然有种惺惺相惜。
 
    但陈宁对三叔家的那个小孩,就一点好感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‘固执、冷傲、幼稚、不懂事、没礼貌、被宠坏的小屁孩!’陈宁恨的牙痒痒。
 
    小时候的陈凡因父母工作忙,缺乏管教,又被安雅宠着,自然成了混世小魔王型的人物。直到远离ZS县跑到楚州独自上学,性格才收敛些。
 
    但陈宁对他的观念还留在以前,自是没有好印象。
 
    ‘三叔文采非凡,云姨更是白手起家创建锦绣的女强人,安雅也性格温婉可人,怎么就有个不着调的儿子呢?’想到这,陈宁直摇头。
 
    这时,一辆黑色的大众辉腾开到门口。
 
    从车上走下来陈凡一家。
 
    “爸。”
 
    陈恪行和王晓云赶紧叫道。
 
    陈怀安点点头,然后陈凡等人也上去问好,叫“爷爷”。
 
    对安雅这个干孙女,陈怀安是十二分的满意,整个陈家恐怕都找不出比安雅更出色的下一代了。甚至他还起过撮合安雅和自己大孙子陈安的意思,只是安雅一直比较抗拒,让他略有遗憾。
 
    但很快,他的目光扫到陈凡时,突的瞳孔一缩。
 
    陈恪行和王晓云等人终究年轻,而陈怀安是七八十岁的老者,这一生在宦海起起伏伏,经历过不知多少波折,老人的一双眼几乎可谓洞察世事。
 
    可现在,他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这个平凡的小孙子了。
 
    ‘奇怪?怎么半年没见,小凡完全不一样了?’陈怀安心中惊疑。
 
    别人看来,陈凡还是原先那副模样,不喜言谈、不怎么搭理人,无论长相气质,都很普通。但在陈怀安眼中,自己这个孙子,就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。
 
    在那平凡的外表下,是睥睨当世、俯瞰众生的傲然。
 
    这样的气魄,他只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们身上见过,而且陈凡比他们更胜一筹,那一双眼中的淡漠,仿佛看着一切都如石头草芥。只有落在他父母和安雅身上,才带起一丝丝波动。
 
    ‘这种感觉....有点熟悉...’陈怀安心头突的一跳。
 
    想起自己曾去道观中上香,观中的神仙、佛像不也就是这样的眼神?仿佛视众生如蝼蚁。
 
    ‘小凡才十六七岁,怎么会有这样超然一切的心态?我迄今七八十岁,尚且距离看破尘世还有不知道多遥远的距离呢?’陈怀安的震惊没法言语。
 
    但此时别墅中的子女们也都迎了出来,他只好压下心中的惊讶。
 
    “爷爷、奶奶、大伯一家、二伯一家、小叔一家、大姑一家、小姑一家。”
 
    陈怀安有四子二女,陈凡的父亲陈恪行排行老三,上面还有两个哥哥。陈宁就是大伯的女儿。
 
    他放眼望去,两三百平米的别墅大厅,竟然坐满了人。这些人分布在各行各业,而且位置都不低。
 
    当然,这样的市级家族比起魏家、汤家之类真正的世家就差远了,更不用说高高在上的燕京王家了。
 
    陈凡在思量时,却不知道他的叔叔伯伯们看着他们时,同样目光复杂。
 
    审视中带着一丝丝冷漠、嫉妒、羡慕。
 
    偌大家族,能让老爷子亲自出迎的,估计只有陈凡一家了。便是第二代最出色的大伯,老爷子也只从沙发上起身罢了。别的子女来,老爷子更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。
 
    陈恪行从小就是家族中最受宠,最出色的第二代,更是娶了燕京王家的公主,不知道出了多少风头,让同辈的兄弟姐妹嫉妒万分。
 
    但后来好事却变成坏事,陈凡一家与王家决裂,一下从天堂落入地狱,而陈家不但没从这门联姻中得到什么好处,反而隐隐受到王家的打压。
 
    几个兄弟姐妹自然对陈凡一家隐隐有些排斥,这也是王晓云一怒跑到中海创业的原因之一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