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是陈凡让魏老三吴大师等人收集的极品玉石_众彩网|官网 

众彩网|官网

而是陈凡让魏老三吴大师等人收集的极品玉石

安雅或他母亲听不听都无所谓,哪怕锦绣像上一世那样垮了又如何?
 
    ‘这一世的我,可不像上一世,面对那些对手和沈家一点反抗力量都没有。’陈凡眼中闪过一丝寒芒。‘想要击垮锦绣,那就要用你们的命来填吧。’
 
    想到沈家,他眼中冷意更胜。这次春节之后,就该着手收拾掉沈家了。
 
    况且有他陈凡在,便是万亿家产散尽又如何?
 
    别的不说,他随手拿出来的灵气水,都一年纯利润上百亿,未来哪怕锦绣最鼎盛的时候,也没有这样的纯利润。
 
    所以陈凡丝毫不在意这些,不过锦绣终究是母亲和安姐姐的心血,他还是希望能成长壮大的。
 
    安姐姐似乎真听进去了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好了,姐,别想这些了。”陈凡道。“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呢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礼物?”安雅眨着大眼,心中欣喜。
 
    小弟真的长大了,都知道送她礼物了。
 
    只见陈凡从兜中掏出一块玉牌,这块玉牌材质是最上等的羊脂美玉,晶莹洁白,光滑细嫩,里面似有丝丝云雾缭绕。
 
    玉牌上雕刻着如鸟似篆的花纹,显得神秘莫测。
 
    “这个你送给我的?”安姐姐小嘴微张,不敢置信。
 
   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,这块玉不讲雕工,单单材质都要数十上百万以上。
 
    “小凡,你哪来这么多钱啊?”安雅脸色一板道:“你可不能在外面学坏啊,我不会纵容你的。”
 
    “没呢,这玉看着漂亮,只是用普通羊脂玉抛光打磨的,我从朋友手中买来,才几千块。”
 
    陈凡嘴中说着谎话。
 
    安雅半信半疑,任他将玉牌戴上。
 
    陈凡站在她身后,系着红绳,一股股呼吸的热气吹在安雅的脖颈上。她不知怎么的,忽的心中有些慌,耳垂都不由红了。
 
    玉牌贴在她胸口,似散发出一股股的热能,虽然是冬天,但她却丝毫不觉得冷,全身暖洋洋的。
 
    只不过此时安雅心思不定,没察觉,只以为是自己紧张的缘故,暗中啐了一口。
 
    ‘小凡只是个小孩子,你乱想什么呢?’
 
    “戴好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拍了拍手,看着眼前的女孩。
 
    见她俏脸微红,如同半熟的大苹果,可爱至极。陈凡没在意这些,反倒是郑重道:
 
    “安姐姐,这个玉牌你一定不能拿下来,要随身带着,它可是我请一位大师开光的祈福玉牌,能保人平安幸福。”
 
    “真的吗?”安雅眨巴着大眼。“洗澡睡觉都不能拿吗?”
 
    “不能!”陈凡定定看着她:“你一定要答应我。”
 
    面对陈凡清澈的眸光,安雅脸更红了,点头呐呐道:“好呢。”
 
    这时陈凡才轻舒一口气。
 
    这玉牌自非什么祈福、抛光的普通玉。而是陈凡让魏老三、吴大师等人收集的极品玉石,经过他日夜炼制,最终炼成的护身玉符。
 
    护身玉符只要戴在身上,至少能挡住两三次狙击枪或重型卡车的撞击,非普通的一次性护符可比。
 
    这样的玉符,以陈凡之能,也只能炼成四块,父母,安姐姐和小琼一个人一块。
 
    想到这,陈凡又掏出两块玉符,吩咐安雅,以她的名义送给王晓云和陈恪行,就说是是新年礼物,别透露陈凡。毕竟陈凡从小顽劣不懂事,在家中话语常低,父母未必听他的。
 
    安雅虽然奇怪,但只以为是陈凡的一片孝心,就点头同意了。
 
    两人回家之后,晚上是丰富的晚宴,一直玩闹许久,才最终休息。
 
    第二天,陈凡一家就要起身去金陵过春节了。自从和王家闹崩后,每次春节都是在金陵市的爷爷家度过的。
 
    “金陵,我终于又来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看着车窗外的景色,悠然出神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